故事
btn_chapitres Created with Sketch. 各章

橡胶

“起初,我觉得自己是在努力挽救橡胶树……

— 奇科·门迪斯,保护亚马逊森林活动先驱积极分子。 因信仰惨遭土地所有者暗杀。

Chico Mendes et sa femme, Ilzamar Mendes

奇科·门迪斯和妻子伊尔扎马·门迪斯在他们位于巴西阿克里州沙普里的家中,1988年

© Miranda Smith, Miranda Productions, Inc.

一名割胶工人家庭的房子奇科·门迪斯采掘保护区,亚马逊,2013

© Vincent Desailly

VEJA的主要原材料之一是亚马逊橡胶。

从2004年到2019年底,超过450吨亚马逊橡胶被购入。

VEJA的购买价是市场均价的两倍。

家庭生产商所在的区域由此得到保护。 橡胶用于制作每一双运动鞋的鞋底。 我们直接从割胶工人家庭组成的合作社处购买橡胶。

VEJA的鞋底由20%到30%的天然橡胶组成。

最终支付的每公斤CVP价格是市场均价的220%。

2019年,我们以每公斤18.71巴西雷亚尔的价格从Cooperacre处购买了亚马逊橡胶。 Cooperacre是一家负责将来自家庭生产商的亚马逊乳胶作为CVP(原材料)加工为转化橡胶的合作社。

家庭生产商可以获得每公斤CVP8巴西雷亚尔的收入,此外还可获得政府补贴。 如今的亚马逊橡胶市场价为2.5巴西雷亚尔。 我们还对提供高品质橡胶以及保护森林的家庭生产商分别额外支付1巴西雷亚尔和4.5巴西雷亚尔奖金。

seringueiro

亚马逊橡胶(CVP)

© Camilia Coutinho

我们的目标是提升亚马逊森林的经济价值,以最终保护森林。

橡胶生产商的GPS定位

00:00

欢迎
来到丛林

VEJA团队参观奇科·门迪斯自然保护区。

© Studio VEJA

亚马逊是地球上唯一一处生长有野外橡胶树的区域。 在巴西阿克里州,割胶工人会采收用于VEJA鞋底的橡胶。

割胶工人居住在森林中,并以此为生。 在3月到11月的橡胶季,他们会穿过整个森林。 他们获准沿着一条不为人知的路径,采收和切割橡胶树。 该路线可保证橡胶树持续再生。 每名割胶工人平均采收20L橡胶。

seringueiro

正在作业的割胶工人。亚马逊,2016

© Ludovic Carème

00:00

自2007年起,VEJA开始与Amopreab合作,后者负责协调橡胶生产和支付奇科·门迪斯自然保护区的割胶工人。 如今,有数家协会代理的超过620名家庭生产商加入了我们的项目。

voyages presse

和GQ、Grazia和RTL的媒体之旅亚马逊,2015

© Ludovic Carème

Antonio,
亚马逊雨林割胶护卫者

2016年10月17日VEJA旅行日志摘选:

上周我们在亚马逊与Antonio先生碰了面。 他为我们介绍他的妻子、家人、孩子和孙辈。 他带领我们去往森林,边走边讲述他的故事。

他和父亲一样,一直从事割胶工作,在他之前,父亲也是以森林为生。 上世纪80年代,他和巴西著名劳工领袖奇科·门迪斯一起为自由抗争。

伐木工人们对他发出死亡威胁,接着警察来逮捕了他。 全体社区告诉警察:“如果你要带他走,我们都会跟着一起。”Antonio起诉了采伐公司并胜诉:让这些树木得以保留至今。

听他讲述这些故事实在令人心碎,因为我们之前完全不知道,这样的事情今天依然在上演。 但事实上,非法采伐森林依然威胁着亚马逊,而至今仍有Antonio这样的人为此抗争,奉献一生保护热带森林。

去年,我们从其子Pedro处购买了300公斤橡胶 —— 将其用于制作1400双运动鞋。

Antonio

Antonio奇科·门迪斯自然保护区的割胶工人

© Studio VEJA

Bia Saldanha,
亚马逊活动家

Bia

Bia Saldanha

© Hick Duarte

这位环保运动家以保护亚马逊森林的活动著称。 她与本地一家家庭生产商社团合作,并在1983年成立了巴西绿党,并因此结识了劳工领袖奇科·门迪斯。

为保护森林,她鼎力支持家庭生产商,走访各家各户,并协调VEJA橡胶生产设计的各方。

她还为我们提供技术支持,帮助割胶工人将原始橡胶亲自加工为半成品。

Sebastião dos Santos Pereira,森林的孩子

Sebastiao

Sebastião dos Santos Pereira

© Studio VEJA

Sebastião生长于亚马逊的一个社区,自小目睹父亲从事割胶工作。 20岁时,Sebastião开始学习森林工程,并于2015年毕业。

2017年起,他加入VEJA团队。 如今他是VEJA亚马逊橡胶供应链的负责人。